新文化报:靠归化终归不是办法 青训效果还要走

  1月29日,北京国安宣布李可(原名:延纳里斯)和侯永永加盟国安,血统归化初步成功;

  三个时间点发生的事情,标志这中国足球的归化工作已正式有了阶段性成果。血统归化更容易,也更容易被人接受。非血统归化是新鲜事物,至今有人表示无法接受。可无论你接受与否,非中国血统球员来了,他们未来代表国足进球,你是不是欢呼呢?

  现在我国在各行各业都讲究弯道超车,在中国足球目前搞得一团糟的情况下,让国足迅速提升水平,归化球员是一个比请名帅更契合实际的选择。也就是说,归化埃尔克森们比请里皮更重要,因为踢球的人是球员,而不是教练。

  其实中国足球的归化之路非常坎坷,最早开始付诸行动是在2001年,也就是整整18年前。2001年4月,著名记者、后来转为足球教练和经纪人的金焱在《足球报》撰文探讨外籍球员的可能性。为此,金焱与当时的巴西外援马科斯及其所效力的陕西国力队老板李志民有过深入沟通,同时走访了足协,询问了阎世铎、南勇以及国家相关部门,最终的答案是———不可能。

  其实,中国球迷最开始了解到归化球员,是足球职业化之前的1992年亚洲杯。当时日本国家队和中国国家队在半决赛对垒,当时日本队两个长头发的中场球员令人印象深刻。说实话,他们的样子超出了我们对于日本球员的印象。再深入了解,六玄网,长发的14号北泽豪是日本人,10号拉莫斯是原籍巴西的日本人。当时CCTV现场解说宋世雄说:“10号拉莫斯是一个巴西人,后来加入日本籍。”其实,宋老师还没有介绍完整,拉莫斯是娶了日本太太后入籍的。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归化”一词,只知道叫“入籍”。那时你也根本想不到中国足球也会走归化这条路。

  拉莫斯后,日本队的归化在继续。1998年世界杯有巴西人“吕比须”以及2002年世界杯皮肤黑黝黝的巴西人“三都主”。毫不夸张地说,日本足球在归化人才方面给了中国足球启蒙。2014年世界杯,一位陕西记者去巴西采访,特别想采访一下马科斯,但被直接拒绝。后来,曾经在国力和国安都带过他的教练卡洛斯说:“马科斯得了一种怪病,身体发福得厉害,他不愿见人。”如马科斯当年有现在的政策,中国足球是不是早已受益?当然在2001年国足没有马科斯还是在米卢的带领下杀进世界杯,随后中国足球陷入了空前低谷,“归化球员”成了不少球迷对于中国足球能够提升水平的期待。他们时常指着某某外援说,“如果他是中国人多好!”现在梦想照进现实。比米卢更大牌的里皮也认为———中国球员不行,必须靠归化。马科斯其实没有埃尔克森的命!

  非血统归化以及血统归化目前都在路上,恒大又是其中翘楚。等待完成归化的有原籍秘鲁的边锋罗伯特·肖,原籍英国的布朗宁,原籍巴西的阿洛伊西奥、高拉特、阿兰和费尔南多。除布朗宁其余五人均为前场球员,他们如能为国足出场,国足锋线将不再为进球难发愁。但中国足球总靠归化不是一个办法,足协的想法是———通过归化将国足的成绩提高,且稳定四到五年,等待中国足球现在苦抓的青训成果。至于效果怎么样,这个要走着瞧!


开奖号码|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 港澳一肖两码| 金财神高手论坛| 六开彩开奖结果2017| 一肖一码期期中| 六玄网论坛| 77877世外桃园藏宝图| www.22123456.com| 曾女士神算| 448开奖直播|